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大温地区 Great Vancouver arrow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-Garibaldi Lake游(初夏四月原创)   加西网: westca.com |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: 88tours.com
旅行游记最新文章
旅行游记热门文章

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-Garibaldi Lake游(初夏四月原创) 打印

第一次听说Garibaldi Lake,是七月初在广州,先在新浪的驴坛上看到Hawkheart贴的图片,还配着短文,跟帖甚众,非常引目;再转到VancouverHiker上看,原来是他们第一分队在六月下旬去了一天。那湖真是有高原湖的气质,让我这个刚刚结束西藏之行的人,心有所忆心有所动。

从广州回到温哥华是星期三的晚上,就接到电话,被鼓动去参加那个周末的“Garibaldi Again”,登山还加露营。呵呵,信是有缘。

从停车场到湖边的距离是9公里,湖的海拔是1500米,攀登高度900米,因此,被指南上评为“Moderately Difficult”,但那只是就前面两个指标而言的。实际上,这条路是蛮容易走的,一路都有树荫,连帽子都可省了;路上没有石块,踩下去脚感极佳。就是长。但也好,这种长路走下来,新同伴们都成了老熟人。三个小时下来,抵达Tailor Meadows,我们的宿营地。

夏天的白昼可真长。扎好帐篷吃过便当,再走两公里到湖边,天色仍然明亮。蓝色天空,雪山湖泊,果然如在世界尽头。那些湖中小洲上的杨树,也俨然新疆模样。对个人而言的意义,是不约而至的一份思乡情绪。那位于天山山脉中段的天池,那一面位于海拔1900米的湖水,曾是小时候客厅墙上的一幅画,多少次西晒的斜阳照过画中水面,水上波光闪动,让年少的我静立呆望:可以走得那么高吗?可以走到那么远吗?

湖水是澄明干净的蓝,但绕半圈过去再看,那山影中的水色却又变作奇异的绿了。美得出了位,往往就让人起疑,犹如突然的幸福,会令人失语。渐渐地,夕阳西沉,和蔼的金色光芒,令天地安静从容下来。上次来的人可有流连此处至黄昏?作为当日即返的Dayhiker,恐怕等不得。而美丽常需要等待。等待长长一日或一生,安静在水边守住那一瞬。

第二日清晨,从寒冷僵硬中醒转。要出发去Panorama Ridge,那有15公里的来回行程。一路基本平坦,沿山而行,基本向北前进。一壁开阔,径旁是各色的高山灌木,貌似堇类,美不胜收。因为高纬度加高海拔的缘故,这里没有夏季,在最热的季节我们不小心遭遇了春天。向东可以一直遥望Garibaldi Lake,如沉默碧玉,在轻阴天色里。

峰回路转,抵达山脚,忽然间,又换了天地,竟是冬末初春的雪原了!气温也随之下降,大家都穿起外套。硬雪原中有片片绿草地,山坡上则是丛丛松林,山脚处有积雪融化成的零星小湖,呈深墨绿色。欣喜过望,纷纷谋杀胶片----不过,冲洗出来之后,纷纷表示不抵。所谓美景,见于眼而记于心,才是真。

此地登山的高度,应该是400米左右。到达峰顶,才更知别有天地。那朝北的一麓,是完整的白雪覆盖,全不见半点绿意,山之北仍然是山,这才是冷酷仙境。冷风袭面,看天上有云翻转而过,近在百尺之外的别个山头,也同样在云雾中隐现不定,世间风物莫测,就这么有了印证,心底也生出寒意来了。

所谓“其境过清,不宜久居,乃记之而去”,就是当日情状了。

回程的路途仿佛特别轻松,尤其是下山的那九公里,居然不到两个小时就完成-------赶上平地的行进速度了。

近日重温指南,在关于Garibaldi Lake的那一节中,有一句话真是动心:“In late September, the meadows dressed in the reds and golds of autumn are as appealing as when they are decorated with flowers”。看来,到了九月底,得再招呼人马,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。

评论

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.
请登录或者注册

Powered by AkoComment 2.0!

< 上一篇   下一篇 >




WESTCA Technology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 /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| 苏ICP备08006909号
Code powered by Mambo;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