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大温地区 Great Vancouver arrow 越登越高(雨过天青原创)   加西网: westca.com |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: 88tours.com
旅行游记最新文章
旅行游记热门文章

越登越高(雨过天青原创) 打印

我不知道徒步的终极境界是否是:越背越重,越行越远,越登越高。当徒步成为一种习惯,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向着这样的境界慢慢靠拢。

我正走在通向Garibaldi湖异常乏味的“之”字型盘山道上,45升的大背包里,睡袋、睡垫、干粮、水、零食像大山般压着我纤弱的肩膀。这看似自虐的Backpacking使得我步履蹒跚摇摇晃晃。虎跳峡有29道拐,Garibaldi据说有23个之字,蜿蜒绵长9公里,拔高800余米。爬起来那是好一个单调了得啊。

遥想当年我初入徒步界,行走虎跳峡,经历的可是“小资型幸福生活”,雇人背包,请人探路,到了目的地还有客栈的土鸡汤煎蛋面,时尚杂志供你享受。但在返朴归真的加拿大,趁早打消了这念头。一切吃的用的自己背上山,产生出来的垃圾还得呼呲呼呲背下去。往事不需再提,三小时后大汗淋漓赶到Taylor Meadows露营地,撑起三顶小帐篷,一行人便飞也似地向着湖边奔去。

Garibaldi的湛蓝在西海岸灿烂的阳光下,显得是如此的富有生命的节拍。她晶莹而透亮,闪烁着招摇的荧光。如果说Joffre湖那种粘稠的蓝是类似于优雅成熟的少妇,那Garibaldi就还仅是个20出头的任性女子,长发一甩,眼波流淌。湖的周遭雪山环绕,近在咫尺是阳光下熠熠生辉的Sphinx冰川,Garibaldi雪山,遥望远处有著名的Black tusk(黑牙峰),对着天空,呲着黑黑的獠牙。这群勇士将Garibaldi爱怜地围在中间,独享世外桃源的清幽。

如此仙景,真是让你恨不得就做了一条好水的鱼儿,纵身一跳入了她的怀中。或是在她裙摆下撑起一支长篙,延着那群山放歌而行。然而我却做不了任何一个,只得并腿斜倚在岸边礁石上留一长发飘飘之影,聊以自慰。回头看时倒还有点人鱼之态,与那粼粼波光相映成趣,也算此行无憾。

在温柔的Garibaldi湖边观望Black tusk时,它显得乖巧奇异,骄傲地突起在群山之上,看不出几十万年火山冰川造就的奇迹。只是换个角度它形状各异,像是一个小动物调皮地露出黑黑的牙齿。

进军Black tusk的路再上升850余米,大部分路途并不艰险,但景致多变,半日工夫宛如走过四季。

春日的幽绿丛林,是刚走出Taylor Meadows时候的情形。漫山野花从左面的山坡上倾泻而来,那流动的雪白、淡紫,混合着暗红与明黄,像一个巨大的调色板不小心翻落,几乎把那五彩斑斓落英缤纷溅了你一身。向右边望去,却在丛林的间隙中发现了湛蓝的影子,那是安宁如镜的Garibaldi湖,衬着这半山的花,美得让人不能呼吸。

当我们踏进群山之间的一片小平原,就感觉盛夏妖娆而至。野花流淌漫过你的脚,成了一片花的洋。我们如叶叶扁舟,踏浪而行。无意间回头,却突见身后不知名的雪山傲然屹立,远处的林,咫尺的花以及深蓝色的高远的天,形成一副绝美的图画,把众人都看得呆了。

徒步路上,一心向前是你永远的宗旨,却经常会有这样的回头,发现最美的一刹那在蓦然回首温柔处。此情此景让众人都多歇息了好长时间,才孔雀东南飞似的恋恋不舍而去。

走出花海登上山脊的景色如同荒凉的深秋,植被逐渐低小,灿烂的阳光直射过来,左右均无遮挡,很快就汗如雨下。一小时后,到达Black tusk脚下,此地已全无植被,沙石堆中白雪皑皑。放眼回望,但见右边的Garibaldi湖是花团锦簇,春意昂然;中间是枯木寒水衬着高原草甸,Black tusk湖像是经过了一场劫难,只留下了能见底的那么两潭水,一边淡蓝,一边褐黄;左边的Panorama山脊上则是冰川白雪银妆素裹,好一似北国风光。上天让三种截然不同的情调在视线里同时出现,也难怪Garibaldi地区是徒步者们一再光顾的圣地。

这时候仰头再看Black tusk,整个世界只剩下了黑白两种颜色。袅袅烟雾中,黑色的火山岩冷峻而残酷。二十多万年火山冰川的沉淀在它的脚下,使得它高高在上,傲视群山,此神秘诡异,像极了东方不败的“黑木崖”,颇有“黑牙(崖)一出,谁与争锋”之势。

向黑木崖进军的道路异常崎岖,迎飞沙走石,踏冰川白雪。我们挥舞着登山杖,三只脚而行。还时不时需要双手撑地,以避免从松散的沙石上滚落摔倒。愈到高处,愈是狂风大作,气温急剧下降。到达黑木崖的周围,我等已被冻得两股颤颤,头脑麻木。可见这“乘风归去,高处不胜寒”之地并不是想象中的浪漫。

近观这黑木崖形状像一个巨型的烟囱,欲登其顶,只能通过中间的一条几近垂直的小道,需攀岩之绝技方可。我并不认为那是一条真正意义的上的Trail,似乎是攀爬的人多了,渐渐正在形成一些像脚印一样的梯子。有勇敢者已跃跃欲试踏上了征程,手脚并用,如壁虎爬行,形容艰难。石子滚落,后面的人需要带上头盔方可保证安全。更有先行者已经上了绝顶,正享受“一统江湖”的快感。

我在这时候停下来,放弃了继续前行。在无情的狂风中,我站在山雨欲来乌云盖顶的山脊上,仰望高耸入云的黑木崖。有人说,它是属于看一眼少一眼的人间绝境,是否是因为每上去一个人,踩落几块石头,渐渐就挖空了它的心脏?终归有一天它会从中间坍塌?我没有继续往下想,只是告诉自己这一次的徒步,垂直拔高到2315米这个点结束了。

靠在黑木崖的脚下,我感受着天空,大地,风云以及数十万年的沉积从四面八方的贴近,在一种融进自然从此地老天荒的幻觉中,竟感到一种奇异的宁静……

评论

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.
请登录或者注册

Powered by AkoComment 2.0!

< 上一篇   下一篇 >




WESTCA Technology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 /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 | 苏ICP备08006909号
Code powered by Mambo;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